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海军大校 >

海军大校的儿子

发布时间:2019-07-03 02:5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现在年轻人结婚后,会有很丰富的夜生活。可我们当年却没有时间享受这个。八零年,我和我太太结婚。一到晚上,一人一张桌子,摊满了书本,各忙各的。一天也说不上两句话,为了生存,为了竞争,为了把下乡失去的时间赶回来,只能分秒必争了,没办法,谁让我们曾经是“小六九”呢。

  夫妻之间缺乏交流是不行的,所以我们约定,每周日都要一起出去走走。时间一久,景点几乎都转悠遍了,想不出去哪儿好了,我想起了潭柘寺。可那个时候没有私家车,交通不便呀,郊区车一小时才一趟,就算你赶点赶得好,等到了潭柘寺恐怕也是近中午了,还没等你玩够就得准备往回走。再看那回来的车站,队伍排的都成长龙了。等车一到,全乱套,一窝蜂往上拥,谁能挤上去谁坐。我听别人介绍了这个情况,打心眼儿里发怵。

  一天,一位曾在八一体工队待过的朋友跟我说,他在体工队的几个朋友要离开体工队了,他们打算一起开车去潭柘寺玩玩。这位司机朋友问我去不去。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岂能不伸手接着。

  这是一辆日产面包车,人不多、很舒适,玩得也不错。玩到天快黑了,该往回走了,车上聊几句,我才知道他们都是军队大院的。忽然,他们问我是不是回家吃饭,这一下提醒了我,一天玩儿下来很疲倦了,回家再做饭那就太累了。我说你们找个离我家近、有饭馆、你们又顺路的地方把我们放下就成了。那哥儿几个马上说,干脆咱们一块吃吧,我们请客。

  到了丰台路口了,路边有个饭馆,对面都是菜地,很窄的公路从中间穿过,别看饭馆不算大,门口停着的却都是好车。

  落座后,看到周边桌子上坐的人以军人居多,也有一些年轻人穿著讲究。我觉得很奇怪。这么多人为何跑到这个当年算是偏僻的地方来吃饭呀。这时过来一位笑容可掬的年轻女子,身材苗条,很热情,看样子她和这帮体工队的认识,说话也很得体,但她那满口的京腔告诉我,她是个农村姑娘。

  体工队的人对我说:“这位是老板娘,老板在后面忙着掌勺呢”。饭菜很快就上来了,家常菜,但手艺还不错,大家正边吃边聊,急火火又来一个矮胖的汉子,黑黝黝的,光着大膀子,肚子很大,向我们这儿一边走一边微笑着,那笑容显得人特憨厚。两只手还在肚皮前面那个围裙上不停地擦抹着。他走到我们桌前跟每个人握了握手,嘴里不停的说:“哥几个,一定要吃好,喝好。”当他和我握手时,那帮哥们儿介绍说:“这是老板,你们认识一下,今后想下馆子吃饭,就来这儿照顾他的生意吧”。体工队的还请他坐下来一起喝酒,他摆摆手说是后面还有事儿,改日再陪,说完告辞走了。

  体工队的人故作神秘:“你知道这老板是哪儿的吗?”这还用问,他肯定是卢沟桥公社的农民呗。体工队的都笑了,说:“大家都看他像个农民,也对,他现在就是农民,可他过去是海军大院的,他父亲还是个海军大校,你信吗?”就凭他那黝黑的肤色,要说他爸是打鱼的我信,要说他父亲是位海军大校,我怎么也不敢相信,知青早都返城了,谁还在公社里待着,别是借着酒劲拿我逗闷子吧。看着我非常迷惑,体工队的开始给我讲这位老板的故事了。

  他的确是海军大院的,后来当兵了,干得很不错,当上了军官。转业时,他父亲托了人,“复转办”准备安排他进机关,还是个干部位置,可正在此时,他来到卢沟桥公社去探望原部队一位农村战士的父母,阴错阳差的却和一位农村姑娘相遇并一见钟情。他拒绝了到机关工作,他认为机关干部的位置不适合他,他认为自己的文化程度不够,在机关里不可能干得更出色,他认为找个适合自己的工作,既不会误了国家也不会误了自己。他做出个惊人的决定,放弃干部身份,在文革、下乡业已结束的时候,选择到卢沟桥公社插队当上社员了。他父母快给气疯了,怎么劝也不管用,遂用断绝关系来威胁他,结果。他和那位农村姑娘反而步入婚姻殿堂了。父母反对这门儿婚事,认为是女方影响了儿子的前程,他们拒绝参加婚礼。这一切都没挡住事情的进程,婚后,小两口拿出吃苦耐劳的精神,承包土地,起早贪黑,小日子越过越红火。通过辛勤的劳作,他们赚到了第一桶金。

  他们想承包丰台路口的这几间房子,把它开成饭馆,立刻得到了全村上下的支持,因为他的举动,感动了广大的村民,认为他精神难得。村民们办红白喜事,招待亲戚都到这里来摆筵席。从小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孩子,也大老远跑来吃饭捧场。有时还各自带着自己单位的人来,他的父母终于被感动了,父子断绝关系时儿子说的话,曾深深刺痛过这位父亲,也刺醒了这位父亲。当胖老板离开那个养育过他的家时,曾说过这么一句话:“你们当年也是农民,怎么进了城、当了官就看不起农民了。”他父母驱车专门给他们送来几千元钱充实周转资金,父母和他们相认了。并在村民的簇拥与欢呼声中,与儿子及没见过面的儿媳妇共进了午餐。那气氛简直像在补办婚礼。这段佳话传了出来,凡是听到这个故事的人都想帮他们一把,并把这里当作单位和朋友聚会的首选。

  从那儿以后我和太太又来过一次,后因家搬远了,孩子又小就没再来了,但他的故事却总在我的脑海里萦绕,孩子上小学了,出于对孩子的教育,我每年暑假都要带她去趟卢沟桥抗战博物馆。一次从卢沟桥回来,我突然又想起了那家饭馆,一是想再捧老板一回场,二来也为了填饱肚子,更重要的是还能对孩子进行一次励志教育。当我开车绕到了丰台路口,那家饭馆的房子已经拆了,附近的村子也都没了,一片工地尽收眼底,在不远的地方正在建设高架路桥,我开着车来回的找,想找个村民问问,可死活也没找到一个,不知不觉我开上了逆行道,我被交警截住了。当我向交警问起那家饭馆时,交警说他也听说过,但不知道现在搬到了哪儿去了。可奇怪的是,他边说话边把刚掏出来的罚款单又收了起来,并说:“你快走吧,我什么也没看见,我只是没事儿想跟你聊聊。”显然,是胖老板的口碑让我沾了个光,交警是在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我和胖老板最终没能成为朋友,但我闲暇之余还是会想到他、谈论他,因为我十分敬佩他。当网络上出现“我爸是李刚”的时候,我又一次想到了他,我希望年轻的孩子们能像胖老板一样,无论你是谁的儿子,首先应该做人民的儿子。

  我不知道胖老板夫妇现在何处,更不知道他们现在的生活,但是我相信,随着改革的深入,大家的生活都会越来越好。更何况他们是那么能吃苦耐劳,他们依靠自己来创造美好生活的愿望又是那么执著。我只能默默地祝福他们,祝福这对儿农民夫妇,祝福这位海军大校的儿子。

http://tink-it.com/haijundaxiao/6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