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海军帆缆勤务 >

中国海军配发新型潜水装具可延长水下作业时间

发布时间:2019-12-03 19:4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深海大洋,潜艇“遁身”其中,时刻面临风险。有关资料统计,过去90年间,潜艇发生事故达170多起。正因如此,潜艇救生一直是世界各国海军共同关心和重点研究的课题之一。

  日前,该大队在兄弟部队配合下,在东海深处上演了一幕现代化条件下对“失事”潜艇实施海上搜救的活剧。

  “我艇突发机械故障,现坐沉海底,急需救援,坐沉位置:东经×××,北纬×××。”

  机场上,侦察机、直升机相继起飞;数艘驱逐舰、护卫舰紧急起锚;某猎潜艇大队数艘猎潜艇快速出动;某防救船大队远洋救生船驶离码头……

  快!快!快!对于“失事”潜艇来说,时间每流淌一分钟,就意味着离死神更近一步。此时,“失事”潜艇的艇员们也积极开展自救,通过敲击舱壁等方式发出响声,试图让外界发现自己。

  ××分钟后,一架侦察机穿云破雾率先飞抵“失事”海域上空。“以东经×××,北纬×××为中心点开展对潜搜索,通过救生电台呼叫‘失事’潜艇。”后方指挥所发出指令。

  对于坐沉海底的潜艇来说,与外界联系的主要渠道就是失事浮标里的救生电台。只有接近到一定距离,电台才能联络得上。

  此刻,空中又传来一阵轰鸣声,一架直升机赶到了。2架飞机一高一低在上空盘旋。报务员如同母亲呼唤走失的孩子一般,不断重复着呼唤。

  “失事”潜艇终于有了回音:“我艇位置东经×××,北纬×××,无法自力起浮,已施放失事浮标,2名伤员离艇脱险。”

  这让大家长出了一口气,但依旧不敢有丝毫懈怠。尽管知道了潜艇方位,但要在大洋上找到只有篮球一般大的失事浮标并非易事。况且,2名离艇脱险的伤员还生死未卜。

  不久,驱逐舰、护卫舰、远洋救生船等水面舰艇相继抵达失事海域。水面搜索群一字排开,劈波斩浪,场面蔚为壮观。

  飞行员娴熟操作,稳稳地悬停在受伤艇员正上方。一名救生员快速降至海面,准确地落在伤员边,他用随身携带的专业救助设备将脱险艇员牢牢绑在自己身上,随即被直升机吊起。紧接着,第二名艇员也被发现并救起。

  ××时××分,拖船瞭望更唐光能大声报告:“发现失事浮标!”灰蒙蒙海面上,桔红色的失事浮标随着海浪一会儿跃上波峰,一会儿跌入浪谷。

  捞起失事浮标,搜救编队指挥员、某防救船大队大队长冯永勇迅速将水下专用通话机和浮标内的插座对接。

  丁零,电话铃声打破了蛰伏在海底“失事”潜艇的安静:“××艇,我是海上搜救组,请报告你艇现在情况。”

  “我艇失去动力,艇内空气混浊,高压气压力不足,无法自浮,缺少食品、照明灯和部分专用工具。”艇长胡刚强简明扼要地回答。

  “保持与‘失事’潜艇联系!驱逐舰、护卫舰、猎潜艇巡逻警戒!援救作业群迅速探明艇身位置、状态,制订援潜营救方案。”一声令下,救援战斗打响了。

  ××时××分,由远洋救生船和拖船组成的援救作业群准确抵达阵位。“开启侧扫声呐、图像声呐,对失事潜艇探测定位、状态观察。”

  对失事潜艇的探测定位和状态观察锁定工作是能否完成援潜救生的关键所在。水下环境比陆地环境更为复杂,其能见度、电磁衰弱等要素,都直接制约和影响着水下目标的探测。

  此时,指挥室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盯着小小显示屏。很快,探测数据显示:“失事”潜艇坐沉海底,无明显移动,艇身偏左侧,倾斜××度。

  最佳救援时间稍纵即逝。指挥组快速确定救援方案:先布设援潜作业场,再由潜水员到水下接通排气管、高压气管。

  所谓作业场,就是为潜水员下水救援时提供的一个海上作业平台。救生船在潜艇正上方抛下4个5吨重、3米高的大铁锚,将救生船牢牢地锚住,防止因风、流影响,使船体移动,影响救援工作进行。

  可是,在如此糟糕的海况下,要将4个大铁锚分毫不差地落在潜艇四周,其难度不亚于外科医生做一台精密的手术。距离近了,大铁锚容易割伤艇体,远了又不利于潜水员水下作业。

  此刻,甲板上沸腾了,哨音声、钢缆在甲板上拖动时的嘎吱声和海浪声交杂在一起。

  船长林杰魁指挥远洋救生船不断调整航向、航速,一会儿顺浪抵风,一会儿侧浪,一会儿顶浪顺风,始终将船身控制在要求的摇摆幅度范围内。

  ××分钟后,4个大铁锚已悬挂在救生船两侧,就像要上战场的战士一样,等候着出征命令。

  “水深××米,流速××节,风速××米/秒,抛1号锚。”帆缆兵田超听到命令后一个大步冲上前,抡起铁锤砸开制缆器。“哗”的一声,大铁锚带着钢缆一头扎进海底,甲板上300米的钢缆转瞬之间消失不见。××分钟后,2号锚顺利抛入海中……

  砰的一声,船身猛地一沉,牢牢地“粘”在了海面上。远远望去,救生船就像一座钢铁铸成的小岛。

  曾经多次执行过大深度巡潜、奥运安保等任务的刘安学,被指挥组指定第一个下水。他身穿某新型潜水装具,该装具重量轻、行动方便、安全系数高,可大大延长水下作业时间。

  与此同时,食品、应急照明灯、工具箱等帮助水下艇员恢复体力和展开自救的物品,整齐摆放在潜水作业组旁边。

  潜水梯被慢慢放至水面,身着潜水服的刘安学扎进海中。战士章鹏飞双手紧紧握着潜水员的“生命绳”——信号绳,一节一节往下输送,并大声报着:10米、18米、30米、50米……

  该海域水质混浊,水下能见度不到1米,潜水员只能用双手靠触觉来处理问题。×分钟后,刘安学摸到了艇体,凭借平时练就的过硬本领,他沿着艇体爬到了潜艇鱼雷发射管位置。

  “我已到鱼雷发射管,请将食物和救援工具送到水下。”刘安学通过头盔里的呼叫器与潜水组人员取得联系。

  少顷,装有食品和工具的装具就通过救生浮标绳传到了刘安学手中,他迅速将它塞入鱼雷发射管中。

  这时,险情发生了。周围水域突然出现了回旋流,他想在海底站稳,好几次脚都沾到地了,却被水流推了回去。

  下水每超过10米,潜水员身体就要多承受1个大气压,在水下每一个细小动作都会耗费大量体力。刘安学冷静下来,在海流冲击下尽量保持身体平衡,节省体力,静等回旋流通过。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刘安学在水下已经这么久,为何迟迟没有回应?救生船上,指挥员和战友们焦急万分。

  此刻,待在水下的刘安学也是焦急万分。已经超过水下工作时间的他全身疲惫。面对海底回旋流,他每做一次动作都得使出吃奶的力气。明知道母船通过信号绳不停地询问,他也丝毫没有余力回应。

  此刻,随后下潜的陈晓健从“失事”潜艇另一端摸了过来。他的任务是将高压气管和供排气管与“失事”潜艇“供排气阀”对接,为潜艇进行供气和舱室换气,以及给潜艇高压气瓶组充气帮助其上浮。

  就在他摸到潜艇供气阀门时,海面上刮起了强烈阵风,救生船出现了溜锚迹象,移动的铁锚一旦失去控制,后果不堪设想。

  危急时刻,大队长冯永勇拿起潜水电话:“母船出现轻微溜锚现象,你现在水下作业还有×分钟,如果不能接好气管,暂时放弃,迅速减压出水,进加压舱进行减压。”“是!”陈晓健加快速度进行操作。

  完毕,陈晓健开始减压出水。远洋救生船随即开启了空气及高压气阀门,空气及高压气源源不断地充进潜艇内……

  ××时××分,“失事”潜艇报告:“我艇高压气瓶已充满,艇内空气恢复正常,故障已排除,你船可撤场,我艇准备上浮。”

  ××时××分,不远处的海面上,“失事”潜艇的黑色舰桥正缓缓地露出水面,在阳光照射下泛着金色的光芒。

  单人自救脱险,是指艇员利用潜艇内部自备的一些设施脱离失事潜艇。单人自救脱险主要有闸套脱险、快漂脱险、鱼雷发射管脱险等手段。艇员需穿戴单人呼吸装具,沿先前抛出的救生浮标绳攀爬至水面,攀升时应按规定适时进行停留,以免因上升过快出现减压病。

  潜艇失事后,当艇上情况稳定或无逃生可能时,就应等待救援,即以防险救生部队为主,组成水面和水下支援力量对潜艇及艇内人员进行援救。采用这一方法的最大难题是艇员在待救期间的生命支持问题,包括高压、进水、空气质量、有害气体、氧中毒、寒冷、食物、饮水等专业问题。因此,时常发生等不到援救力量到达艇员已丧生的惨剧。

  此脱险方法分两步进行。首先艇员使用脱险装具,经调压后离艇至水中,然后艇员进入等候在失事艇旁的救生钟或深潜救生艇内,在保持一定压力的条件下,由母船上的吊放系统将后者吊至母船甲板。此后,艇员进入加压舱内完成减压。

  ●英国LR5深潜救生艇:最长作业时间12小时,正常援潜深度可达475米,最大作业深度550米,可与最大倾角为60°的失事潜艇对接。与失事潜艇救生舱对接后,可直接将艇员送至水面,每次可运送9名艇员。

  ●澳大利亚REMORA深潜救生艇:一次可援救6名艇员,最大作业深度500米,最大对接倾斜角60°,可与甲板加压舱对接,进行压力下转运。

  ●美国“鸽子”级援潜救生母船:是世界上最早采用援潜救生艇营救遇难潜艇艇员的一级水面支援船,采用双体船型,具有良好的稳定性,深潜救生艇可在甲板上随意移动。

  ●俄罗斯“厄尔布鲁士”级远洋救生船:为适应本国潜艇长期活动于冰层以下的特点,该船在设计上采用破冰型船艏,具有很强的破冰能力。其满载排水量高达22500吨,是当今最大的援潜救生母船。

  ●我国自行生产救生钟:一个可承受内、外压的圆柱状舱室,有1-2名操纵人员。本身无动力,用母船的绞车吊放到失事潜艇的升降口处,通过调节压载,并在潜水员的帮助下,与潜艇实施对接,一次可营救6-8名艇员。(赵 勇辑)

http://tink-it.com/haijunfanlanqinwu/84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